一家美媒坦白:我们报道纽约医院的画面 源自意大利


疫情之初,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帮助。但法国和德国政府却发布了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令,其他欧洲国家也未回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域外的俄罗斯、美国、南非等处,寻求获得急需物资。

现在中意专家都认为意大利疫情正在从暴发期到达拐点,后续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可能进一步减少。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截至3月30日,新冠病毒疫情已经造成意大利境内101739人感染,11591人去世,死亡率居全球之冠。但与此同时,这场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有可能迎来转机。当天,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4050人,连续三日下降,并创下两周来的新低。

作为意大利“一号病人”来源地,伦巴第大区拥有更高的人口密度,在疫情初期面临的形势也比维内托更恶劣。但一些专家指出,两个大区在面对社区传播时做出的不同公共卫生决策对疫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除了设立370亿欧元的新冠病毒应对投资计划、召集各国探讨发行债券等经济援助方案外,小组也开始对成员国的边境管控加以规制。目前,欧盟境内基本物品已经恢复自由流通。德国、法国暂停了对意大利的出口限制,并承诺向意大利运送100万个防护口罩。自3月24日起,一些意大利患者被转移到德国境内的医院救治。

帕多瓦大学病毒学教授乔治·帕鲁指出,禁止公众聚集等措施涉及宪法问题,而关闭学校、公共场所又需要和大区政府协调。意大利所采取的封锁措施,已经是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3月21日,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6557人的峰值。此后连续十天,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都在4000人到6000人间徘徊,增速整体上保持下降态势。

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分为中央与大区两个主要层级。2001年修宪后,覆盖全民的公共医疗服务转为大区管理,各大区几乎拥有了对医疗事务的完全自主权,名义上负责领导卫生事务的意大利卫生部,职权被架空。

在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的一家重点医院,所有床位被占满,手术室变成临时ICU病房,走廊和行政区域也排满了病人,但每天还有60至70名患者涌入。这些患者多数年迈体弱,病情不段恶化,医生们需要不断抉择:仅剩的呼吸机是用于治疗65岁呼吸衰竭的老人,还是留给隔壁病房那位有并发症的85岁的患者?

截至3月31日,意大利疫情基本被控制在北部的伦巴第、维内托、罗马和皮特蒙特大区。其余16个大区中,5个大区确诊病例数未超过1000人,13个大区未超过2000人。